一颗叫雪糕的冰棍

刀剑乱舞/弹丸论破/文豪野犬/伪装学渣
时不时跨剧组玩家
文笔也没有效率也没有orz
啊——乱坡真好

【太中芥】We are高中生だ!!!(一)

*标题把自己沙雕到

*是欧欧西的校园日常(?)异能力还在!

*Ready——————g

*对不起就是没有o

——————————————

1.

太宰治的早晨从跳下二楼阳台开始。

芥川龙之介的早晨从试图接住太宰不幸失败开始。

而中原中也正在考虑怎么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挪走楼下的海绵垫子。

2.

哦哦,抱歉,跳过介绍的话想必您也很困扰吧。


这会儿是暑假的最后一天,我们一般称为返校。上述三人目前正在学校附近的公寓绝赞合租中。

缘分就是那么微妙的东西,比如从幼稚园到高中都在同校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初中时期因为校内斗殴被抓到校长室,因此结识了跳级转学的芥川龙之介。

并且发生了“什么啊,这个人不就住在我隔壁嘛”一系列跟踪案件。

现在是情比金坚的好哥仨。

3.

“说起来今年中也分在隔壁班了哦。”

“哦是嘛。”

“好可惜哦,我和龙之介一定会想念你的!”

“哦是嘛,我也会想念芥川的。”

“诶?中也心里肯定难受的要死吧——真是傲娇啦。”

“那你给我滚到隔壁班去。”

4.

太宰治在最后一排安家了。

芥川也在最后......噢,被中也带到倒数第二排了。

“以中也的身高反正会被调到前排去啦。”

命运扼住了太宰的脖子——中也比命运强一点。

今天的芥川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劝呢。

噢,纯金根本不坚。

5.

“我才不要林太郎做班主任!”

现在呢,我要为大家直播森老师一口一个爱丽丝酱的翻车现场。

在这之前我从来不知道校服口袋里能装那么多糖——江户川乱步托着下巴——还有,爱丽丝对于你穿校服根本不感兴趣这点,差不多该意识到了吧。

6.

“为了恭喜中也当上副班长,回家路上买酒来庆祝吧!”

“太宰前辈,请不要做违反法律的事情。”

“不要说的那么严重嘛龙之介——”“闭嘴太宰。”

说起来,班长是国木田几乎全票通过;中原中也只不过是和森老师对上了眼神而已。

真的没问题吗,这个班主任。

7.

从明天开始就是真正的高中生了。

副班长中原中也不禁一边盯着芥川一边担忧起未来。

还有,明明是同年级了,芥川他什么时候才能改掉前辈的称呼呢?

为什么要改!!!后桌的太宰治用让人不得不回头的眼神抗议道。

我看还是先治好太宰的脑子吧。

bcy限定首位产物

*欧欧西的
*特别短特别短x

———————————
我想这就是一见钟情。
能够模糊所有其他一切,无论是世纪超模、奇花异草都不值一提的——某个人逆着光的影子——中原中也不知道他姓甚名谁,只觉熟悉,好像本来就是自己的一部分那样的熟悉。
然后他转身走了。
中也翻身跃过长椅——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追上去,微风用轻细的力度撕裂他的衣角;飘落的花瓣拂过脑后利落地将发丝切落;蝴蝶扇起柔弱的翅膀在他脸颊割开一道鲜艳的颜色。
他摘下帽子扣在影子的头顶,力度是要折断对方脖颈的不留情。
他是谁呢?
只清楚他很重要。大于全世界的那种重要。
中也听见他声音里的千回百转,折了三个调又反回来,只有内容是尖利的。
每一句话语都像是用绷带裹住的刀子,意料之外的不痛,却自然而然地还以千倍万倍。
矛盾和疑点实在太多,只有大脑过滤掉了它们,全部。
他们迎着阳光,原地蹦出零零散散的争吵。
直到影子踏出一步。
踏出一步。
碎裂消失了。
梦醒了。

不好看

*感觉会涉及什么敏感内容 所以不敢打tag
*是去 越南粉红教堂 游览的时候突然想到的
*宗教一类都没有了解 所以如果牵涉什么问题,麻烦提醒。我会删掉orz

————————————
尖顶造的再高,也不一定能触及天堂。
中原中也见到的教堂被压在乌云底下。荒诞的粉色油漆与密不透风的黑云是对他的嘲笑,嘲笑他这十恶不赦之人还来这和他格格不入的地方。
他被告诉说,再罪大恶极的人也有赎罪的权利。
他有什么罪能赎,羊之王问自己,究竟是什么才能弥补黑色手套上洗不净也换不掉的,灵魂的附着。
积云承受不住雨滴的重量,烟才刚聚拢,就被雨打落冲散,中原中也只才踏出第一步。
人们喊着恶魔来了,恶魔来了。港口黑手党的干部大人便摘下黑色礼帽,他钴蓝色的眼睛太澄澈,是浸在业火中的清泉。皮鞋的跟不高,一步一步蹬在地上是慑人心魄的声音。
有人说,心脏应该是粉色的,那些血管里涌动的液体也许是同样的颜色。就像这教堂滑稽的外壁。
是谁呢,究竟是谁呢?
中也踩着整点的钟声向里走,踏踏的声音比钟声要急。
大钟敲了十四下,敲碎了闷热潮湿的空气,敲乱了他的脚步声,敲亮了教堂内明亮的灯光。
他突然被晃的看不清,黄与白与粉的光,模糊了的是谁的身影。
是谁,是谁呢?
明亮得能够破开地底十八层的黑暗,与恶魔为伍的,只有同类——他清楚地看到了,那分明是太宰治的手。

想不出题目鸭

*是第一次写太芥orz
*very very ooc 到不写名字根本看不出cp的程度吧
*快乐短打 是一起睡觉x
————————————
星星的影子歪歪扭扭地映在芥川龙之介的背上。

他醒了,睁开眼睛之前,率先感受到的是一只搭在自己腰上的手臂。差点就要挣开的怀抱是太宰先生施舍的——这么想着,芥川只缩了缩身子而已。
不要吵醒太宰先生。
以上述为目的埋下头睡觉。
好像因为某些这微妙的差异,额头抵到了温暖的什么东西,这才意识到太宰治正面对着他,正把他拥在怀里。
他突然僵硬地不敢动,两秒钟过着足有整整六十倍那么长,最后还是捂着嘴将咳嗽压抑到最小动静。
然后星空被一只手挡去了,太宰轻轻地拍着他的背。
他本来应该是抗拒的,正当要说些什么,
“龙之介,嘘......”
他欲言又止。
啊啊,还想要奢求什么啊——你看,星星就算不会坠落,也同样封存着魔力。

不行我要转一转

落木萧:

一篇中考英语满分作文
——来自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港口黑手党成员
作者是这位☞ @一颗叫雪糕的冰棍

【乱坡】鹅童节快乐

*是六一啊!!!⬅️放假是不可能的
*所以乱步先生儿童节快乐x
*欧欧西预警

1.
六月一日的武装侦探社,除了最早到社的国木田,第二个旋开门把的竟然是江户川乱步。
“早,乱步先生。”国木田对着手表再三检查时间,在排除了醒错世界的荒唐可能性以后,疑惑地问,“今天有什么重要安排吗?”
“早上好国木田。”乱步今天心情格外好的样子,“因为有非——常重要的事,所以名侦探今天请假。”
特意来了一趟侦探社请假......吗?
2.
名侦探带着一颗弹珠汽水里的弹珠出门了。
眼下最重要的任务是,把他们安全送到坡家里。
如果你是想问“他”们是怎么回事的话,
乱步也算其中一件。
3.
今天的爱伦·坡被手机铃声吓到了吗?
“喂,这里是埃德加......”
“大事不好了坡!”
“哇啊啊!!乱步君?突然有什么事?”
“名侦探迷路了!总之来接我啦。”
4.
坡靠着电话里传来的服务员小姐的声音,和因为信号问题断断续续的声音,最终推断出了乱步的位置。
“太慢了坡!”
“抱歉!但找到乱步君的位置花了一点时间......”
“什么嘛,这个不能算理由。名侦探的对手当然可以在一瞬间得出结论的吧!”
5.
所以现在是乱步窝在坡写作的桌子前心满意足地吃蛋糕时间。插在奶油里的巧克力板上有红色的“六·一”,有“快乐”两字的另一半已经被咬掉了。
为什么早上会买下蛋糕呢?还是庆祝儿童节的。
坡胡思乱想的时候,乱步闲着的手翻起了桌子上的小说。
“乱步君,那个还没有完成!”
“线索太明显了,读到这里就知道凶手是谁了哦。”
6.
理所应当的,坡负责送乱步回侦探社。
一路上嘟嘟囔囔不知道说着些什么的26岁儿童,走上了楼梯才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向坡指了指自己右边的口袋。
一颗蓝色的玻璃珠。
看上去并不是最标准的形状。
7.
那么坡什么时候能发现那是一颗歪歪扭扭的心呢?
或者发现夹在未完成的书页里的入场券?
乱步开始想象几天后急急忙忙赶到游乐园的坡的样子。
下次就送一大叠的糖纸好了。

【乱坡】The HEAT of 夏日

*安了个沙雕标题/憋笑
*欧欧西是真的欧欧西
*是大夏天逛街回家

1.
“好热,热死了。”
江户川乱步叼着冰棍,抬手用手背擦去脸上的汗,摊拳作掌,并着了在脖子边上扇风。
“太阳,好耀眼啊——”
“坡——!”
2.
天一热,就会很想要没精打采地大喊大叫。
坡举起卡尔挡在乱步头上,卡尔立刻扒着他的手蹭蹭蹭爬到头顶。
“好痛!卡尔,不要咬......”
“毛茸茸的看上去好热啊,坡你也是,刘海的部分——干脆剪掉吧、剪掉!”
“诶?!”
3.
总之坡还是拖着焉儿了吧唧的乱步走了一程。
察觉到乱步距离赖着不走还差几步路的时候停下了脚步:“乱步君,吾辈想起来了。”
“?”
“你看右手边,十几米的地方。”他看着乱步一手挡着太阳光,一手插腰往前张望,“那家甜品店的红豆冰很好吃......”
“好我们现在就去.!”
4.
“是红豆冰和冷气救了我的命。”
乱步当时是这么说的。
5.
冷风口嗡嗡的响,玻璃也隔绝不了的蝉鸣,还有乱步静静地嚼着冰的样子。
坡不觉发起了呆。
以至于乱步把自己的勺子递到嘴边时,他极其自然地吃掉了勺子里的冰。
草莓是这个味道来着?
6.
侦探的大脑这才堪堪运作起来,察觉到不对劲刚想要解释什么,乱步的话又打断了他没出口的句子。
“嗯......这样也算‘间接接吻’的一种吧。”
然后刘海被拨开了。
在对上乱步的目光前慌张地闭上了眼,却听见了“哇,坡的脸好红。”这样的话。
7.
于是名侦探的好奇心让他轻轻啄了一下坡的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