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叫雪糕的冰棍

凹凸世界/刀剑乱舞/弹丸论破/文豪野犬
时不时跨剧组玩家
文笔也没有效率也没有orz
啊——乱坡真好

不行我要转一转

落木萧:

一篇中考英语满分作文
——来自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港口黑手党成员
作者是这位☞ @一颗叫雪糕的冰棍

【乱坡】鹅童节快乐

*是六一啊!!!⬅️放假是不可能的
*所以乱步先生儿童节快乐x
*欧欧西预警

1.
六月一日的武装侦探社,除了最早到社的国木田,第二个旋开门把的竟然是江户川乱步。
“早,乱步先生。”国木田对着手表再三检查时间,在排除了醒错世界的荒唐可能性以后,疑惑地问,“今天有什么重要安排吗?”
“早上好国木田。”乱步今天心情格外好的样子,“因为有非——常重要的事,所以名侦探今天请假。”
特意来了一趟侦探社请假......吗?
2.
名侦探带着一颗弹珠汽水里的弹珠出门了。
眼下最重要的任务是,把他们安全送到坡家里。
如果你是想问“他”们是怎么回事的话,
乱步也算其中一件。
3.
今天的爱伦·坡被手机铃声吓到了吗?
“喂,这里是埃德加......”
“大事不好了坡!”
“哇啊啊!!乱步君?突然有什么事?”
“名侦探迷路了!总之来接我啦。”
4.
坡靠着电话里传来的服务员小姐的声音,和因为信号问题断断续续的声音,最终推断出了乱步的位置。
“太慢了坡!”
“抱歉!但找到乱步君的位置花了一点时间......”
“什么嘛,这个不能算理由。名侦探的对手当然可以在一瞬间得出结论的吧!”
5.
所以现在是乱步窝在坡写作的桌子前心满意足地吃蛋糕时间。插在奶油里的巧克力板上有红色的“六·一”,有“快乐”两字的另一半已经被咬掉了。
为什么早上会买下蛋糕呢?还是庆祝儿童节的。
坡胡思乱想的时候,乱步闲着的手翻起了桌子上的小说。
“乱步君,那个还没有完成!”
“线索太明显了,读到这里就知道凶手是谁了哦。”
6.
理所应当的,坡负责送乱步回侦探社。
一路上嘟嘟囔囔不知道说着些什么的26岁儿童,走上了楼梯才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向坡指了指自己右边的口袋。
一颗蓝色的玻璃珠。
看上去并不是最标准的形状。
7.
那么坡什么时候能发现那是一颗歪歪扭扭的心呢?
或者发现夹在未完成的书页里的入场券?
乱步开始想象几天后急急忙忙赶到游乐园的坡的样子。
下次就送一大叠的糖纸好了。

【乱坡】The HEAT of 夏日

*安了个沙雕标题/憋笑
*欧欧西是真的欧欧西
*是大夏天逛街回家

1.
“好热,热死了。”
江户川乱步叼着冰棍,抬手用手背擦去脸上的汗,摊拳作掌,并着了在脖子边上扇风。
“太阳,好耀眼啊——”
“坡——!”
2.
天一热,就会很想要没精打采地大喊大叫。
坡举起卡尔挡在乱步头上,卡尔立刻扒着他的手蹭蹭蹭爬到头顶。
“好痛!卡尔,不要咬......”
“毛茸茸的看上去好热啊,坡你也是,刘海的部分——干脆剪掉吧、剪掉!”
“诶?!”
3.
总之坡还是拖着焉儿了吧唧的乱步走了一程。
察觉到乱步距离赖着不走还差几步路的时候停下了脚步:“乱步君,吾辈想起来了。”
“?”
“你看右手边,十几米的地方。”他看着乱步一手挡着太阳光,一手插腰往前张望,“那家甜品店的红豆冰很好吃......”
“好我们现在就去.!”
4.
“是红豆冰和冷气救了我的命。”
乱步当时是这么说的。
5.
冷风口嗡嗡的响,玻璃也隔绝不了的蝉鸣,还有乱步静静地嚼着冰的样子。
坡不觉发起了呆。
以至于乱步把自己的勺子递到嘴边时,他极其自然地吃掉了勺子里的冰。
草莓是这个味道来着?
6.
侦探的大脑这才堪堪运作起来,察觉到不对劲刚想要解释什么,乱步的话又打断了他没出口的句子。
“嗯......这样也算‘间接接吻’的一种吧。”
然后刘海被拨开了。
在对上乱步的目光前慌张地闭上了眼,却听见了“哇,坡的脸好红。”这样的话。
7.
于是名侦探的好奇心让他轻轻啄了一下坡的脸颊。

【乱坡乱】好好学习

*假的学pa,文题无关和学习扯不上边/是关于情书的话题
*乱坡乱only。不涉及其他cp

1.
江户川乱步收到了情书。
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毕竟他总是很有人气。
但这次的事情太夸张了一点,他一大早打开鞋柜就被噼里啪啦往下掉的粗点心整懵了。颇为认真地清点一遍居然每一件都是自己喜爱的。
功课做得很足嘛。
2.
“怎么办好呢?”
乱步将收到的弹珠汽水碰地放在邻座的桌子上,困扰的语气像瓶子里的气泡一串串地溢出来。
“啊...乱步君、就算问我也......”坡写字的笔一顿,吓了一跳的样子像小动物,准确来说,是叫人联想到他的宠物卡尔。
“不不,我是说礼物要怎么办才好。都是临近保质期的食品,我一个人吃不完啊——是吧,坡?”
3.
埃德加认真地帮乱步分担粗点心。‘明明是他绝对能在一天内解决的分量’,尽管这么想着,半点拆穿的意思也没有。
“那个,乱步君,回信要怎么处理呢?”
抛出问题后那边却是一言不发,好奇对方思考时表情的坡转过头去。
啊,乱步君!请不要睡觉了,马上就要上课了!
4.
说起来,情书上没有署名。单单从秀丽的字迹来看,除了“对方是女生”以外,读不出任何信息。
“找作者的话,总之先对认识的女生一一排查吧。”坡提议道,虽然方法有些复杂,不过他已经作好帮助乱步找到真相的准备了。
“哦哦,原来如此,是比赛吧。”
5.
乱步一本正经地掏出平光眼镜,擦擦,戴上。
超推理!!!
“这样的,看一眼就知道了!”
↑其实早就调查过了
又输了。坡在心里记上一笔。
“比起情书,坡写的小说有意思多了嘛!”
6.
“我觉得她可能误会了什么。”
第二天早上,乱步把薯片塞在坡怀里。
“你写了什么?”坡既为难又困惑地把薯片塞进桌洞。
“嗯?当然是暗号啦!”
7.
“不是每个人都像乱步君一样聪明啊!”
“没关系没关系,还有坡嘛。”
——————
end后:给乱步塞零食的是我!(喂

【安艾】想不出名字的面包店

*想不出题目+bug一堆
*超短打+欧欧西+写起来十分开心x
*满脑子苦瓜味的面包(喂

1.
小巷的转角口有家面包店
听说店主是一对双胞胎。
他们是整条街开门最早的店,负责唤醒清晨的阳光。
2.
清晨六点半,埃米费力地拉开门,艾比坐在柜台前百无聊赖地等待第一位客人。
她揉着睡懵了的眼睛,倚着靠背椅伸了个懒腰。
“哎——金什么时候来呀。”
3.
姐弟两人玩起了猜第一位客人是谁的游戏。
他们总能记得每一位常客或稀客的名字,和样子。
所以,艾比断定面前的棕发顾客一定是初来乍到。
4.
若不是他真的一步步走进店,向兼职店员的埃米问了问题,艾比会以为自己没有睡醒。
或者,她阳寿已尽,是天使来接她了。
艾比怔了神,把有些发烫的脸颊和砰砰的心跳往围巾里缩了缩。
笑,笑得真傻!
5.
“你好,店主小姐?”这位新顾客把艾比的意识从天堂拉回柜台前,但她确实发呆有一会儿了。
“啊,你你,你好,咳!”艾比慌乱的清了清嗓子,努力摆出老练的架子来,“分开装吗?——对了,你是住在这里附近?方便告诉我叫什么吗,以后再来可以优惠的。”
“在下安迷修,昨天才搬过来。冒昧问一下店主小姐,您的名字是...?”
6.
安迷修果然成了常客。
并且,他总能在开门五分钟以内踏进店面。
仅仅半个月,他们已经熟络起来,甚至聊起家常事。
一个月以后,这家不起眼的面包店推出了第一款蛋糕。
提拉米苏的颜色很像安迷修的发色。
埃米觉得,老姐八成恋爱了。
7.
“要试一试新品吗?只供应给今天的前五位客人,怎么样,当我的小白鼠吗?”
“好的。”
“记得明天告诉我试吃结果,埃米!帮忙装个蛋糕!”
8.
“老姐!这种破借口也只有你能想到了啊!”
“什么破借口?!欠揍啊衰仔!”
9.
大约24小时以后,安迷修第一次缺勤。
大约48小时以后,安迷修在门口徘徊了许久,最后还是走进了店,艾比忍着笑:他的表情看起来像走上断头台,而不是面包店。
“艾,艾比小姐......”他支支吾吾地杵在柜台前,腰板腰板挺得笔直。他的右手背在身后——虽然谁都发现了他想要极力藏起来的玫瑰花。
和往蛋糕里塞告白信的艾比一样拙劣。
10.
小巷的转角口有家面包店。
据说年轻的老板娘有男朋友了。
他是整条街最早的顾客,负责唤醒艾比的早晨。

画小人好开心。小人使我快乐
浪费画布空间.jpg

不会画画没的洗 不要脸打个tag
很接地气的本子。所以截掉了打草稿的部分

嘻嘻XDD
作为搞事的一份子转一转

落木萧:

两个文手完成的车的表格
cp安雷安
红色底板我的
另一个 @「  」
文放表格里太糊就单独拎出来了
原表格在最后一张
听我一句劝
你们现在跳车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