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叫雪糕的冰棍

刀剑乱舞/弹丸论破/文豪野犬/伪装学渣
时不时跨剧组玩家
文笔也没有效率也没有orz
啊——乱坡真好

Three days in 〇〇〇

*水平不够也想为tag添砖加瓦,因为表达不出来所以刀糖自取,并且越改越短了呜呜呜

*脱离七段沙雕xxx

*是和落木萧大姐洁的换粮,然鹅撞脑洞_(´ཀ`」 ∠)_

—————————

卡尔跃过书桌,跳上地板没有声响,因此只是坡的脚步声从房间的一边传到另一边。

时间一定比钟表上的走得更多,连风都不愿意翻动的书页,还很新的字迹上没有半点浮动的迹象。

一天前一场胜负开始,算不上作品的新作——连作者本人也没有想好真凶的推理小说——抱着一定能够获胜的想法开始了对决。

垃圾桶里的是获胜宣言,和获胜宣言的废稿,没人知道熬夜写这些废纸究竟有什么意义。

现在的垃圾桶里多出了半个草莓蛋糕。乱步喜欢的味道会不会太腻?坡仅仅用叉子扒两下堆叠的奶油,直到把这些脂肪创造原料扔进垃圾桶,才想起来盘子上的草莓,沾着奶油。

坡不会理解为什么蛋糕上的草莓永远是最好吃的。

而书上依旧陈列着不会动的文字罢了。

第二天的晚上,黑暗里出现不存在的影子。从不为了黎明的刺眼而拉上窗帘,欣赏风景也是生活的一环。

最终坡决定解开异能是在第三天下午。

失败依旧是失败,好在乱步没有死于某些“小机关”。

将绿宝石投入宇宙中会怎么样?

答案是乱步从未有过的黯淡目光。


最后小说被作者上了锁,关上柜子门的瞬间又有莫名的口干袭来,坡端起咖啡,又把它送进下水道里。

模糊的世界不需要那种残忍的东西。

稍微来点汽水吧。

———————————

时间,只需要再多一点点时间。

没有决定的凶手,没有决定的目标。

乱步咬着吸管排演着什么——不止是想要获胜,帮助坡想一个有创意的结局怎么样?

然后?然后呢,金色的光芒击碎高傲的防具。

坡说他赢了,仅此而已。

名侦探也不是很想窥探别人的想法,只是忽然被冷漠而无形胜负挡了一挡。

接通的电路突然断掉了。

————————————

END后:

想知道大家的理解所以想要评论呜呜呜呜

因为写的太不明不白了⬆️⬆️⬆️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