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叫雪糕的冰棍

刀剑乱舞/弹丸论破/文豪野犬/伪装学渣
时不时跨剧组玩家
文笔也没有效率也没有orz
啊——乱坡真好

【文野乙女】灵魂伴侣(陀思only)

  你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身处人群之中,有人迎面向你走来,你慌忙地想要躲开,却发现对方直接从自己的身上穿了过去。

  你愣了好一会儿,从好几个人的身躯中穿行过去,才最终接受了自己这种诡异的状态。

  你本来是个活人的。你这么想道。大概自己是死了罢,你捧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却什么都回忆不起来,也是,身为一个年龄不大的孩子,对于自我的概念仍不是很清楚,大概死亡是你唯一能理解的解释了。

  不赖嘛。你漂浮了起来,在空中做了好几个高难度动作,与空气嬉戏了好久才停了下来,挑了一个方向随意前进。

  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寂寞尚是一种难以理会的东西,只要有能吸引她的事物,很快便会将自己的烦恼放在一旁。

  何况你现在是个没有记忆的孩子。

--------------------------------------------

  “嘿呀!你能看见我!”你也不知道自己飘了多久,一路兜兜转转倒是看到了许多新奇的东西,当你飘到一个男孩子面前的时候,他脸上那一瞬间惊愕的表情却还是被你捕捉到了。

  彼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定力还没有那么好,在一个幽灵的状态的小女孩疯狂在自己身上穿来穿去的情况下,他完全没办法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

  而且从情况来看如果你不被理睬,你可能会真的在他身上穿来穿去玩上一天。

  而理睬你的后果是你当晚直接在他家住下了。

----------------------------------------

就算拒绝也没用,你已经在陀思家定居了有一段时间了,并且他每天都在被你烦着。

  “陀思陀思!面包!想吃!”你虚虚地搂在陀思的脖子上,双腿缩起,整个人看起来像是趴在他的身上。你激动的挥起双手试图拍打陀思让他注意自己,只不过每一下都从他的胸口穿了过去就是了。

事实上陀思很想一走了之,反正你也拖不住他。结果刚往前走了两步就看见你整个鬼贴在地上不肯走了。

  出现了,赖皮手段。自己也是个孩子的陀思拿你这种耍赖手法完全没有法子,到底没有真的把你丢下,最后还是买了你喜欢的面包走了出来。

  看吧,早就说了就是买了面包也是毫无意义的。陀思在你想要吃的面包上咬了一口,而你正趴在桌边泪眼汪汪地看着他吃。灵魂可没有办法吃面包,最后你还是在面包发霉和给陀思吃掉下不情不愿地选择了后者。

  太甜了,这种口味也只有小女生会喜欢吧。陀思感受到了面包中夹着的果酱,皱了皱眉头,从面包沾了些酱到手指上,向你嘴的部分塞去。

  当然了,你只能看着超好吃的果酱跟着陀思的手指在你脸上穿来穿去。

然后你气的飘进了房间里,觉得再也不想看到陀思了,并且忽略了陀思在门外笑的声音。

----------------------------------------

随着成长,你发现原来还很可爱的陀思越长越歪了。

而且身体也越来越差。

“陀思!你不要再看电脑了!你的脸色看起来比我这个鬼还差诶!”深夜,当你飘去陀思的房间时发现他依旧在亮着的电脑屏前忙着自己的工作,你生气地回想起之前他同你说的不会再熬夜工作了,干脆在电脑屏幕前一挡。

 由于你是半透明状态,陀思成功地看到了你身体透过电脑屏幕发光的诡异场景。

 “好啦,我就差一点点,还剩一点就能完成了,下来,好不好?”陀思这么哄着你,你好歹还是坚定了一会儿,不过还是没有撑住多久。

  “快点,我看着呢,忙完赶紧睡觉。”你熟练地往陀思的肩头一趴,看着他继续回到了工作台前,忙着他的世纪作战计划。

  你倒是什么都看得懂,而你也确实知道陀思在做些什么。不过你觉得,身为鬼魂的你又何必为活着的人考虑那么多。当时的你还不知道,你已经不仅是三观不正,还对陀思出现了极大的偏袒。

      某日,你突然不见了。

----------------------------------------

      毫无预兆地,陀思甚至无法回忆起究竟是因为哪件小事而引起你的不满,导致你的离家出走。

      按理说你这个年龄,青春叛逆期也应该已经过去了……吧?陀思这么想道,但由于你的特殊状态,也只有他能看得到你,便是他手下有再多的势力也难以找到你,他不得不放下手边的工作,去寻找每一个可能的地方。

      另一边

      你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头疼地似乎想要炸裂,映入眼帘的光芒也让你感到极度地不适应。你的意识勉强恢复了过来,却发现极难使唤自己的身体,扭头眨眼似乎已经是你的极限了。你看了看四周白花花的墙壁和自己所躺之处,一时竟没能回忆起自己究竟身处何处。

      推门而入的护士看到你的苏醒,看起来也格外的惊讶,急匆匆地奔了出去通知其他人,不一会儿你的床边便围满了人。

      你身体的康复花了一段时间,只不过你仍感觉自己浑浑噩噩的,据说自己已经睡了好久,昏迷之前仍是个小孩子。奇怪的是,你的心智却没有因为昏睡而停滞,而一觉醒来看到自己成长的模样,也没有觉得新奇,反而觉得本该如此。

      只是有时候觉得自己有点飘的感觉,也有忘记什么的感觉。

      你今日在医院花园中散步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奇怪的人。明明天气已经有些热了那人还戴着毛茸茸的帽子,而他也坐在园中,却没有什么看花的目的,似乎只是在那里发呆。

      “先生?”不知为何,你的目光被他吸引,并且不由自主地,缓缓地走了过去。

      “吃吗?”那人递来了一个袋子,里面还装有面包,并且他的手里也正拿着一个在吃。

       你虽觉得有些诧异,却还是接了过来,咬了一口,发现还是自己最爱吃的馅。

      “我在等一个女孩子,等她病好了,就问问看愿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我和她也可以说从小一起长大了,没想到她走的突然,我都没能来得及开口。”那个人突然这么说道,你听着不是很懂,还是礼貌地吃完面包后向他道了声谢,然后回到了自己的病房。

       你走了有一段路,回头发现那人还是坐在那处。

       奇怪的人。

----------------------------------------

       又过了一阵子,但又不是很久。你突然从梦中醒来,确切来说那也不能算是梦。外面的太阳还没升起,天色只是有些朦胧的亮。你却翻身从床上下来,向花园走去。

       此刻你的目的无比明确。

       那个人倒确实还在那里,站在花丛中不知在看些什么,感觉到有人的接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你,莫名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你觉得脸有些发烫,不由得伸手想要摸了摸脸庞,结果却被对方率先捧住了你的脸颊。

       “太好了,小姐,你看到了吗,我等的人终于来了。”

评论(1)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