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叫雪糕的冰棍

刀剑乱舞/弹丸论破/文豪野犬/伪装学渣
时不时跨剧组玩家
文笔也没有效率也没有orz
啊——乱坡真好

不好看

*感觉会涉及什么敏感内容 所以不敢打tag
*是去 越南粉红教堂 游览的时候突然想到的
*宗教一类都没有了解 所以如果牵涉什么问题,麻烦提醒。我会删掉orz

————————————
尖顶造的再高,也不一定能触及天堂。
中原中也见到的教堂被压在乌云底下。荒诞的粉色油漆与密不透风的黑云是对他的嘲笑,嘲笑他这十恶不赦之人还来这和他格格不入的地方。
他被告诉说,再罪大恶极的人也有赎罪的权利。
他有什么罪能赎,羊之王问自己,究竟是什么才能弥补黑色手套上洗不净也换不掉的,灵魂的附着。
积云承受不住雨滴的重量,烟才刚聚拢,就被雨打落冲散,中原中也只才踏出第一步。
人们喊着恶魔来了,恶魔来了。港口黑手党的干部大人便摘下黑色礼帽,他钴蓝色的眼睛太澄澈,是浸在业火中的清泉。皮鞋的跟不高,一步一步蹬在地上是慑人心魄的声音。
有人说,心脏应该是粉色的,那些血管里涌动的液体也许是同样的颜色。就像这教堂滑稽的外壁。
是谁呢,究竟是谁呢?
中也踩着整点的钟声向里走,踏踏的声音比钟声要急。
大钟敲了十四下,敲碎了闷热潮湿的空气,敲乱了他的脚步声,敲亮了教堂内明亮的灯光。
他突然被晃的看不清,黄与白与粉的光,模糊了的是谁的身影。
是谁,是谁呢?
明亮得能够破开地底十八层的黑暗,与恶魔为伍的,只有同类——他清楚地看到了,那分明是太宰治的手。

评论(2)

热度(9)